金控新规生效: 地方金控参与隐性债务化解五大

  • 来源:
  • 时间:2020-11-21 11:18
  • 作者:桐庐新闻在线

记者了解到,近年在区域债务风险压力较大的情况下,一些地方已着手通过金控公司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其主要方式为成立应急资金池、担保增信化债、投资入股化债、旗下AMC收购平台债权等。

中国人民银行9月13日印发的《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以下简称金控新规)自2020年11月1日起施行。这意味着当前金控新规已生效。

该办法主要针对非金融企业投资控股两种或两种以上类型金融机构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目前非金融企业金控形成央企金控、地方金控、民企金控、互联网金控四种类型。其中地方金控广受地方政府、债券投资者关注。

地方金控自2005年兴起,至今已发展成为金融控股公司的中坚力量。地方金控多由地方政府推动设立,旨在整合地方核心金融资源,协调区域金融业的发展,实现区域稳增长的目标。

记者了解到,近年在区域债务风险压力较大的情况下,一些地方已着手通过金控公司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其主要方式为成立应急资金池、担保增信化债、投资入股化债、旗下AMC收购平台债权等。当前市场关注,金控新规生效对该类业务模式及金控又有何影响?

多地金控平台参与化债

明树数据高级研究员杨晓怿表示,在经历了由政府投资驱动的经济复苏后,许多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再次承压。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地方依靠省内的金融资源成立金控集团,通过进行债务置换来降低债务风险。

记者了解到,多个地方已着手通过金控公司化解地方债务风险。比如湖南财信金控集团称,要协助打好防范化解政府债务风险攻坚战。再如,今年8月在贵阳举办的贵州债券发行洽谈会上,贵州金控集团领导表示,贵州金控集团积极助力全省各市县化解政府隐性债务,将通过协调金融机构买债等方式维护贵州省债券市场。

沈阳市国资委在回复人大代表的建议时称,盛京金控可以根据相关法律及文件,设立一定纾困基金对部分政府债务进行置换,通过应急转贷的方式适当缓解偿还压力。同时,协调盛京金控整理担保条件的有关文件,查询是否具备为区县提供担保的可能性,如具备条件,推动其在法律框架下为相关区县提供一定担保,缓解地方债务偿还压力。

“为做强区域内国企实力、便于统一管理,近年来各地区均逐步推进国有企业的资源整合。金融资源作为各地方政府的优质资源,多由地方政府主导组建金融控股公司,可以降低区域平均融资成本。”沪上某大型券商首席固收分析师表示。

华创证券的一份研报称,贵州金控集团旗下省融资担保公司为“20娄海01”提供担保后债券已成功发行。未来,贵州金控集团在助力当地债务化解方面或将发挥更大价值,需密切关注贵州金控集团后续参与化债的具体操作。

金控化债五大模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得了某省金控公司参与化债的办法(下称“办法”),该办法提出了多种参与隐性债务化解的方式。通过该办法可管窥地方金控参与隐性债务化解的途径。

第一种方式为成立应急资金池,帮助化解市县平台无法展期但必须保持刚兑的隐性债务。该模式和盛京京控成立的纾困基金类似,湖南、贵州、黑龙江成立的债务化解周转金亦与此类似,主要通过过桥贷款的方式投向流动性紧张的融资平台,融资平台则用过桥贷款偿还到期债务。

据了解,这类应急资金池资金期限相对较短,一般在一年以内。“这种模式的目的是以时间换空间,解决短期不爆的问题。”办法称。

第二种方式为盘活资产化债。具体而言,针对市县隐性债务形成的有较好现金流、权属明确、已建成运营的存量项目,金控公司提供5-7年的贷款资金给到平台,帮助平台偿还存量债务,缓解短期债务压力的同时盘活存量资产。

“通过分类打包盘活市县优质资产,可将优质资产阶段性价值变现,为市县平台提供化债资金。”上述办法称。

第三类模式为担保增信化债,即对市县剥离和重组的优质项目公司融资予以增信,提高市县平台融资能力。

比如前述“20娄海01”发行主体为遵义市汇川区娄海情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此前并未获得主体评级,也无债券发行记录。但在贵州金控旗下贵州省融资担保公司提供担保后,“20娄海01”成功发行:发行规模为5.4亿元,期限6年,债项级别达AAA,票面利率5.4%。

第四类模式为投资入股化债。首先由市县重组项目公司,装入隐性债务对应的能产生预期收益的存量在建项目,然后由金控平台旗下公司参股项目公司,由此改善市县平台资产负债结构,提升市县平台融资能力。

第五类模式为AMC化债,即收购、处置市县平台不良资产。“AMC作为不良资产处理主体,在经济下行时期防范区域金融风险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原则上各地区均只有一块AMC牌照,但实际执行过程中AMC牌照发放较多,也几乎成为地方金融控股公司的标配牌照。”前述沪上大型券商首席固收分析师表示。

不过记者了解到, AMC主业为承接、处置不良资产,但金融机构对融资平台的贷款难以认定为不良。因此,相关交易模式进行了变通。其模式为AMC折价收购融资平台对子公司、母公司等相关方的应收账款,然后指定城投公司用这笔资金偿还隐性债务,子公司等相关方在应收款到期时偿还该笔账款。在这一过程中,需引入当地另一城投公司对交易进行担保。

“实际操作中,母公司需出具说明,证明子公司资金周转困难,该笔账款难以收回、可能会形成坏账,使交易看起来合规。但从本质看,AMC确实是变相向平台提供融资。”中部省份某区县融资平台融资部部长称。

更多省份效仿?

分析来看,地方金控参与化债的逻辑在于,金控平台级别较高且旗下拥有银行、租赁等金融牌照,其资质远高于市县融资平台,在市场更容易获得融资且成本更低,有助于降低区域融资成本。

此外,金控平台旗下拥有多个金融牌照,金控平台可以协调旗下机构参与辖区债务化解。比如协调地方银行认购辖区城投债,协调AMC承接不良,组织担保公司为市县平台担保增信。

对于金控新规对该类业务的影响,前述沪上大型券商首席固收分析师称,金控新规更多是对股东有要求,对具体业务限制并没那么多,因此金控新规落地对地方金控参与隐性债务化解影响应该不大。

“如果一些地区通过金控化债取得明显成效,不排除一些债务风险比较高的省份、地市效仿组建新的金控平台参与隐性债务化解。” 前述沪上大型券商首席固收分析师称,“参与隐性债务化解只是地方金控的一个目的,更主要的目的还是整合地方优质金融资源。”

但对一些拟转型为金控的地方融资平台可能构成利空。近年来,一些地方融资平台通过布局、参股区域性金融公司,整合各种金融工具和金融资源,试图打造综合性的金融平台,以实现融资平台转型和降低自身债务负担的目标。

杨晓怿认为,这一目标在2018年的强监管后并不顺利,地方金融牌照的各项政策逐渐收紧,金融机构对股东的输血行为也被列入监管重点。融资平台通过布局金融板块来化解自身债务的做法,已不再行得通。

实际上,目前一些地市级金控由于控股的金融机构资质不足,可能还需要更名。金控新规要求,金融控股公司名称应包含“金融控股”字样,未取得金融控股公司许可证的,不得从事新规所规定的金融控股公司业务,不得在名称中使用“金融控股”“金融集团”等字样。

(作者:杨志锦 编辑:包芳鸣)

回到顶部